竹蓑

默默记录自己生活的一小只~
喜欢荷花,喜欢粉色,喜欢书法,喜欢诗词,喜欢生活里各种美好的瞬间。
喜欢文具,二次元,布袋戏,音乐剧,昆曲还有各种小说。
喜欢文学历史,各国不同文化,想要将来能够去各国游学。
然而自我能力配不上自我期待Orz,旅途障碍多多,时不时还会走弯路,掉泥坑。
不过净从秽生,明从暗出。所以前路漫漫,我继续前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短篇系列】 忘

·虐

·素缘父子亲情中心

·ooc都是我的锅,他们属于彼此

 

事情发生的时候,素续缘受邀去了天外南海。苦境长辈们故意拖延着消息,他们明白,这件事情上,最受打击的一定是那个孩子,无知者总是更快乐些,那么能拖一天便是一天吧。

 

可总是瞒不住的,素还真那么一个重要的人物,不论是哪一境都会有人特意关注,更可况是与苦境早有交集的天外南海,所以当那个急切的蓝色身形出现在琉璃仙境时,谁也不觉得意外,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爹亲怎么了?”

 

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众多长辈在前,他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一个个问礼,甚至连随便欠个身都没有,可是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责怪他什么,谁都能从那僵硬、抖动的身形看出来,他已已经在用自己良好的素养,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了。

 

可没有人回答他,没有人敢回答他,所有人都在想到底要怎样说呢?怎样说,才能,少伤着他一些呢?

 

“我在问爹亲到底怎么了!告诉我!或者让我自己进去看他!”充满火药味的语气,运功、提气,俨然一副打算硬闯的姿态,像一只被激怒的小兽。几位长辈看着素续缘略带杀气的神情,这才想起来,他曾经是那睥睨天下的第一人,这么多年了,当年的戾气早被磨平,可就像素还真一样,再久的时间,温润的外表下藏着的执拗的傲气从不曾改变,他们明白了,今天,是挡不住他了。

 

“续缘,你先别急,事情有些复杂,听我们慢慢跟你说。”

 

苦境命数已尽,这是早在素续缘去天外南海之前,素还真便算出来的,他早就明白的,苦境是天地间一个本不该存在的异数,只是他本以为,天地既是造物,自当有仁慈心,悲悯心。也许历过了所有劫难,最终这片大地能够被天地认可,能够让自己的人民安居乐业,那样的话,即便他三世修为尽毁,自己湮没于这历史的洪流,也是心甘情愿了,毕竟大江淘尽,千古英雄,又得几人佳话能传后世,何况,他素还真何尝在乎过这些。

 

可是这次不同了,命数将尽,无法扭转,是天要亡苦境。那些日子,山洪、地震频发,更兼外域侵扰,内境不安,他与同伴们忙得焦头烂额,却是杯水车薪,甚至连身在江湖的续缘都被连累,为了救人,受伤沉重,没有办法,他只好拜托尚且安定的天外南海,想办法把续缘叫了去,能让他安心养伤。

 

他知道,外界还有这么多事情,他本不当先考虑自己的儿子,但是他就是做不到,听闻续缘受难,他面上虽是照常处理着事情,却是没日没夜地心内煎熬,时常出神去想他的情况,琉璃仙境的两个小童都能看出最近师尊心情极差,一个两个都格外小心。琉璃仙境派在外面的眼线,每天都要汇报好几次情况,可即便如此,仙境里杯子破碎的数量还是与日俱增,哪怕后来屈世途已经将所有的瓷杯全部换成了木杯。

 

他焦心、忧虑、烦躁,一切本可以定心处理的事物,现在他都觉得怎么如此烦人。续缘伤得很重,他想去看他,非常想去看看他,为他诊脉,为他熬药,他希望能像一个普通父亲一样在孩子最无助的时候陪在他的身边。

 

但他做不到,只因为他是素还真。

 

他明白,苦境再这么下去,他不但保不住续缘,更保不住自己的战友,保不住这苦境的万千生民。

 

所以他去了十二重天。

 

“你想为整个苦境改命?你知道,就算是赔上你的三世修为也不够救一境的人民。”

 

“耶,总还是要试一试的嘛。”他带着一贯胸有成竹的轻松语调,虽然他明白,自己心底什么着落也没有。

 

“你可以为苦境转运,不过只是避过必须消失的命运,以后的劫难还是依旧,这样也可以吗?”那个声音问。

 

“可以,你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素还真没有丝毫的犹疑,他早就有不能回去的心理准备了,只是对不起了那些关心着他的人…

 

为了所有的人,前辈、友人还有续缘,便容了我这一次任性吧。

 

“我要你用你的小我来换苦境的转运。”

 

“啊?”素还真一时愣怔,等他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如同从头到脚被千万根细针戳刺一样,身体无法控制地发抖,他还能记得为了救活叶小钗拿钻子钻心的疼,还能记得为了救活一页书,取心血的疼,可是现在他却觉得那些痛都不算什么了,他的心扭曲着,所有的情感像丝线一样,紧紧地勒住跳动的红色,心脏几乎被从外紧勒得分开成几瓣,又似乎快要从中间爆开,溅得满地鲜红的热血。

 

他喘着气,强忍内心的极大的痛苦,带着最后一位微小的希望去问:“小我的意思是…”

 

“从此以后,你的心里只会装得下苦境,只有为苦境利益着想的大我,只会为了苦境而和别人建立情感,而不会有自己私人的情感”

 

“那么我现在拥有的…”

 

“你会忘掉。”

 

素还真绝望地闭上了眼,面前闪过许许多多的容颜,师弟、屈世途、前辈、叶小钗、秦假仙、崎路人、慕少艾、莫召奴、师尹、曲怀觞、倦收天、玄同……那么多年,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伙伴,他素还真与人相交,不是仅仅是为了利益利用啊,而是有真情在啊…更何况…

 

最后浮现在面前的两个人影,‘采铃,续缘…’

 

素还真死死攥着手里的拂尘,面容僵硬,不发一言。‘劣者已经抛下你们一次,怎么能,怎么能再…’

 

他不想,他不要,他不愿。

 

忘记了风采铃,忘记了素续缘,那他到底是谁?只是清香白莲,却再不是素还真。他不能忘,不能忘,风采铃,那个刻骨铭心的人要怎么忘?就算真的剔骨挖心他也不要忘!他要守着那份回忆,那份感情,哪怕到死也要带着到墓穴里,死死握住,谁也不给,绝不放手。

 

续缘和那些记忆,是她留给他的最后的、只属于自己的珍宝。

绝不放手。
 

‘回去吧,回去,和好友们一起抵抗,一定还有办法的,就算没办法,那也只能说命由天定了。’他心中这样想着,‘不会有人怪罪你的,甚至不会有人知道你来过这里,你看,就算你拿小我去换,苦境依旧会战乱不断不是吗?不划算的买卖,别做,别做。’

 

无知无觉,脚步已经是自己向后移动,他的心思,昭然若揭。

 

“不想想你的孩子吗?”那声音懒懒的,似是吃定了他一定会妥协。

 

他的确抓准了他的软肋,是啊,苦境若是不存,续缘会怎么样?那孩子平日不会参与什么武林事,可看看这次,事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他真能不闻不问?何况苦境若灭,续缘他…会死…

 

死。

 

这一个字让素还真眼前一黑,当年天下第一被枭首后的小小尸身又了自己的眼前,琉璃仙境白莲葬子的那哭灵声,也隔着遥远的时空传来,久久挥散不去。

 

是了,这么多年来续缘一直很安全地生活在他可以触及的范围内,他都快忘了,快忘了续缘也可能会出事,也可能…会死。

 

他承受得起吗?扪心自问,素还真知道,若是续缘出了事,那和自己的小我死亡也没什么差别了。前辈同道们,他私心相交,情深意重,但也有为了武林大局的公心。续缘,只有对素续缘的情谊,满满都是只属于那个叫‘素还真’的普通父亲的一颗私心。

 

他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他不能害续缘出事,只有这一点,他绝对不能退让。

 

移开的脚步又站了回来,一步一步,带着决绝和坚定,以及无可奈的狠心绝情。

 

“我答应你,不过有一个要求,等我处理完苦境现在的这些纷乱后,我必须死去。”冷静的语调,一切又回到了那个镇静、胸有成竹的清香白莲。

 

“哦?”对方是个问句,有着并不意外的语气。

 

“一个无情之人,走到最后只会带来过多的杀戮,这一点我已经看得太多了,我不能让自己成为下一个动乱的源头,或者是整个苦境的du·cai·zhe,朋友们必然不忍杀我,到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的,所以我需要你收回我的寿命,选择下一个天命者。”

 

“可以,我答应你。”

 

“还有,”素还真抬头看着天,“那个天命者,不能是素续缘。”

 

“你该知道他是最好的人选。”

 

“最好的不一定是最合适的,还是说您除了他,真的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继承者?”素还真微扬嘴角,带着有些轻视的语气。

 

“你不必用激将法,素续缘的确是最合适的,但是也不是非他不可,你若愿意让我收回你的三世金身,我便放过他,如何?”

 

“好。”半点犹豫也无。

 

“哈。痛快,如此我们便开始仪式吧。”说着素还真站着的地方出现了纹样繁复的金色法阵,冲天的灵气将他包围在其中,另一端,直直延伸到苦境的天命星之上。

 

素还真蜷缩在法阵中央,忍受着疼痛,记忆慢慢消散,最后想紧紧抓住什么,死死留住什么,可终还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没了,一切都没了。

 

对不起,最后还是没能守住你们,采铃、续缘。

 

对不起,请不要原谅我。

 

 

“所以说爹亲不记得我了?”素续缘问道,这时他的面容波澜无惊,像是自家爹亲不过是又弄来个失忆的分身罢了。

 

“不仅仅是记忆…还有…情感。”屈世途小心翼翼地说,“他变了很多,甚至比他刚出山时还要不顾及情分。你…要不先别见他了?”

 

“我要留下来。”素续缘的话让所有人都一惊。

 

“素还真…”

 

“爹亲已经忘了不是吗?”素续缘平静地陈述这个事实,“而且照一页书前辈所说,爹亲大概也没多少日子了吧,屈伯伯…”

 

再忍不住,素续缘的声音带着强忍着的哽咽。

 

“让我陪在他身边,他不记得我也没关系,让我陪在他身边就好,只要这样…就好…”

 

众人看着面前的青年,叹息着,终是让开了一条路。

 

小院的尽头,白发莲者正端坐着看着要反攻处的地势图,眉目紧皱着思考。警觉地意识到有人靠近,于是抬头,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青年,面容竟是与自己有些相似,见对方没有恶意,素还真卸了力道,出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来我琉璃仙境做什么?”

 

素续缘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千句、万句想说的话都哽住了,吐也吐不出,吞也吞不下,想流泪,却不知怎么的,连泪都流不出。就这么僵立着,然后对着那人,深深做了个揖,声音带着苦涩说到:

 

“在下,素续缘。”

 

 

不久之后,外敌被退,内乱平息,天灾后的灾民也都逐步得到安置,苦境迎来了难得的喘息时期,一切都那么平和、安宁。

 

素还真困倦地倚靠在身后那人的身上,暖暖的,在加上他极好的按摩,弄得人昏昏沉沉地想睡,这些日子,他早已习惯了这个屈世途带来的新的管家的照料,可又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自己总是记不住他的名字。

 

那人又拿了梳子,一寸寸小心梳着他已经干枯的头发,面前的人微微颤着抬起露出青筋的手臂,松弛的皮肤蹭上他年轻的面容。

 

“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素续缘。”他笑着答道,一如往常。

 

“啊,”那人仰面看着他,笑得像个最天真不过的孩子。

 

“真是个好名字,续缘,续缘,哈,续缘…”

 

那人唤一遍,素续缘便温柔地应一遍,不厌其烦。说着说着,那声音便低了下去,,抚摸他手的脸也落下来,素续缘急忙抓住素还真的手,抚上他的脉搏,然后,冰凉彻骨。

 

“爹亲!”他急急唤着。

 

再没有应答了,永远,永远,不会有应答了。

 

泪,一滴一滴落下,忍不住了,这些日子的折磨,再忍不住了,他紧紧抱住那个干瘦的、渐渐冷去的躯体,呜咽着对他说:

 

“爹亲,我是续缘啊,你看看我,想想我,我是续缘啊,是您的孩儿续缘啊…”

 

后来,素续缘在素还真的书房找到了个小小的木盒,里面全部都是之前素还真做给风采铃的花笺。

 

花笺上全部都是名字,他的名字。

 

续缘,续缘,续缘。

 

我护住了你,却忘了你,让你这么痛苦。

 

续缘,续缘,续缘。

 

我的孩子,能不能让我再一次记住你的名字。

 

素续缘死死抱住木盒,跪倒在地,良久不能起身。

=====================================================================

竹子虐虐虐的后记:

想看看一切私人情感全部被抽离的后果

关于忘记,本来以为是自己的脑洞

后来想想大概是受了《归来》的影响

很好看的电影哦~这里推荐

对了,之前发的一次又被屏蔽了

【一脸懵逼.jpg

以上

 

评论(1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