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蓑

明从暗出,净从秽生。

Why all the insignificant things always be so painful?

小城大事【一】

*素缘父子亲情现代AU

*想法来自同名歌和友人点梗“久别重逢”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我工作的疗养院坐落在一个南部的边陲小城,地方虽是破落了些,但因来这里疗养的多是达官显贵,各种现代设施倒也一应俱全。我当初是被可观的薪水吸引过来的,本打算赚上笔钱就离开,结果这地方除了娱乐活动太少了些,别的都让我这个三分社恐七分懒的人觉得十分惬意,便干脆把这个有志青年们唯恐避之不及的小地方当做了自己的小窝住下来了。


能住进这里的人,光是“富”是不够的,还记得当初签正式合约时,政/审这关弄得我不厌其烦,当时就知道,在这儿做事,还是少听少说为妙。万幸,这点子拘束我都在...

半夜的絮絮叨叨

*占tag抱歉
*纯属把lofter当博客用
*重点只有今天更文这件事

本来想昨天写新文的,结果又忙到半夜,人生总是不能处处如人意啊...

长期失眠,入睡还要些功夫,便在正式回来更文前随便写写吧,毕竟我是个仪式感很强的人,而回答清楚自己为什么写于我来说也很重要。

本来没有打算回来的,连ID的名字都改了打算把点梗更掉后就神隐。不是不喜欢写了,只是我的人生已经进入另一个阶段了。

我是个自私的人,笔下写出的故事多是对自己遇到的人事物的探讨,不能全然脱了自己的影子去费大功夫写某个人。喜欢续缘,实不是因为他是英俊温柔,聪慧多金的贵公子,更不是因为对苦境贤人的爱屋及乌。只是在有些事情上,觉得感同身受,...

2018-10-07 /  标签 : 素续缘 7 8

半夜睡前记个想写的梗
《小城大事》
"吻下来,豁出去,这吻别似覆水,再来也许要天上见。"
还是想写写续缘
也许周末更?

【短文系列】游园惊梦

迟到了不知道多久的点梗

素还真x风采铃

开放式结局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素还真走到院里的时候,那个人正背对着他靠在凉亭漆红的柱子上,身子向前微倾,越过雕花栏杆,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摆弄着开得正旺的牡丹花。步摇上垂下的几条珍珠流苏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晃荡着,不时扫过女子散着碎发的后颈,一下,又一下,搔得人心痒。

 

素还真就这么伫立在庭外,看着,贪婪又胆怯。脑子里思绪纷杂,一时也琢磨不好要不要上前。倒是那女子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顺手折了枝牡丹,低眉看着,侧了身子一点点转回来。素还真依旧只是站着,像是在等待一个必然发生却又是无数次诚心祈求才换得的奇迹。人儿...

想回来更文却发现过了这么久我已经不记得当时的剧情和感情了...


orz...


我!炸!了!!
这份名单!!
亲友基本到齐了啊!
素素的后期版本基本也都来了!
还有编剧!神秘嘉宾谁?会不会是黄大!
最重要是!续缘居然给放出来了!!!!
谁知道下次他什么时候才能被放出来!
采铃也在啊!天啊噜!!这是素家一家团聚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是!星期一!!为什么!!
😭😭😭😭😭😭😭😭

【摸鱼系列】我也不知道是几了...

素家关于拖延症的那点小事


屈世途今天真是有些生气了,一大清早就提溜着一大份食盒跑到琉璃仙境的书房门口去堵素还真。


“道友这是要去哪儿啊。”不出所料的看到了一个蹑手蹑脚的身影。


“咦,好友今日起的倒是早。”被问话的人回过身来,笑盈盈摇着扇子,仿佛悠闲自得。


“托你的福,我哪日起的不早,倒是你这位主人,鬼鬼祟祟这是要去哪儿啊。”


“自是看好友辛苦,想要去采买些东西减轻你些许负担啊。”


“哦?”颠了颠手里的食盒,“安排给你的事情你不做,还惦记着别的?是说还把食盒藏起来不让我发现,真不愧是算无遗策的素大贤人哦...”


“诶,还不是被我们屈军师发现了,素某......

【摸鱼系列】归家

·素缘父子亲情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摸鱼系列,不要介意字数

雪簌簌地下着,一径蜿蜒的山路上,蓝衣的青年背着药篓,斜挎乾坤袋,手里掌一盏昏黄的灯笼,一步一步,缓缓地走。

素续缘许久不曾回这药庐了,行医在外,事无巨细皆要费心,奔波劳碌间,时光,早成了他最后才在意的事。也就是行医的村子这些天家家户户都添上了热闹的红,他才意识到,一年,又过了。

“大夫忙完这阵,是不起也要回家了?”

淳朴的乡民操着一口于他来说略有些陌生的口音问他,他一一应着,说就要回去了,只是温柔的笑容下,夹着几丝落寞。

‘归家’,素续缘收拾着手中的药材,思绪飘散着,‘家在...

上一页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