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蓑

明从暗出,净从秽生。

小城大事【三】

小城大事【三】

· 素缘父子亲情向

· 现代AU

· 想法来自同名歌曲和友人点梗“久别重逢”

·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我印象中的那个孩子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他才三四岁,采铃把他照顾得很好,从没有哪儿磕着碰着,衣服也总是新的,白净的小脸上经常会被用口红在眉心点上个小红点儿,乍一看,就像是年画上那粉嘟嘟,胖乎乎的福娃,浑身上下都是讨人喜欢的机灵劲儿。


续缘小时候皮,却也亲人,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我们在家,他总能想出各种办法缠着,要我们陪他玩。或者是讲故事,或者是捉迷藏,他总...

【双公子】 突发事件

  ·脑洞来自舍友的小故事

 ·素续缘x俏如来 现代AU

 ·存在现实世界同性压力设定

 ·家庭还算完整的孩子们,性格和原剧会有差别

 ·只有OOC属于我


1.


史精忠在经历了地狱般忙碌的一个月后,打算直接让自己睡死在床上。意识朦胧间,手机聒噪的闹铃叫嚷起来,被他下意识拍死,如此反复,直到第五次史精忠才从把自己从无意识的混沌里捞了起来。


‘事情有点儿不对’,把头埋在枕头里,史精忠一边四处摸着手机...

小城大事【二】

*素缘父子亲情现代AU

*想法来自同名歌和友人点梗“久别重逢”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天下第一叛逆续缘预警

"这天上若有痴情司,等我去了,定是要找去看看的。等到了那里,便是他不认,我也能找到证据,证明不独我,不独我..."

即使一次又一次梦到那一天,母亲后面的话,我从没听清过。

那一天,爆炸之后,四周都是火,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她颤抖着把我死命箍在怀里,我闻到血的腥臭味,那味儿混着滚烫的烟尘直往我鼻子里冲,是母亲的血,后来我才知道,为了护住我,她那时半个身子被炸得血肉模糊。

可那时我什么也不知道,把她当做唯一的依靠,满眼是泪...

被催更出的缘俏小段子【双公子友情向】

俏如来嘴角抽搐着站在院子里,怀里抱着一只蔫吧了的,同他一个色系的大白鹅。

"续缘兄...这是..."他刚到医庐,正在门口思忖着该如何开口,木门就"啪叽"一声打开了,蓝衣公子笑得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把一只肥硕的大白鹅塞到他怀里。

"我手边正熬着药,顾不过来,你就帮个忙。"素续缘边说边走回院里的炉火边,拿着小蒲扇紧密地扇着,眼睛紧盯着汤汁的色泽,一点儿心思也没分给远道而来的贵客。

"所以...帮什么忙?若是要宰鹅,俏如来是出家人..."

"不会就直说。"

"好吧...

小城大事【一】

*素缘父子亲情现代AU

*想法来自同名歌和友人点梗“久别重逢”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我工作的疗养院坐落在一个南部的边陲小城,地方虽是破落了些,但因来这里疗养的多是达官显贵,各种现代设施倒也一应俱全。我当初是被可观的薪水吸引过来的,本打算赚上笔钱就离开,结果这地方除了娱乐活动太少了些,别的都让我这个三分社恐七分懒的人觉得十分惬意,便干脆把这个有志青年们唯恐避之不及的小地方当做了自己的小窝住下来了。


能住进这里的人,光是“富”是不够的,还记得当初签正式合约时,政/审这关弄得我不厌其烦,当时就知道,在这儿做事,还是少听少说为妙。万幸,这点子拘束我都在...

【短文系列】游园惊梦

迟到了不知道多久的点梗

素还真x风采铃

开放式结局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素还真走到院里的时候,那个人正背对着他靠在凉亭漆红的柱子上,身子向前微倾,越过雕花栏杆,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摆弄着开得正旺的牡丹花。步摇上垂下的几条珍珠流苏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晃荡着,不时扫过女子散着碎发的后颈,一下,又一下,搔得人心痒。

 

素还真就这么伫立在庭外,看着,贪婪又胆怯。脑子里思绪纷杂,一时也琢磨不好要不要上前。倒是那女子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顺手折了枝牡丹,低眉看着,侧了身子一点点转回来。素还真依旧只是站着,像是在等待一个必然发生却又是无数次诚心祈求才换得的奇迹。人儿...

【摸鱼系列】我也不知道是几了...

素家关于拖延症的那点小事


屈世途今天真是有些生气了,一大清早就提溜着一大份食盒跑到琉璃仙境的书房门口去堵素还真。


“道友这是要去哪儿啊。”不出所料的看到了一个蹑手蹑脚的身影。


“咦,好友今日起的倒是早。”被问话的人回过身来,笑盈盈摇着扇子,仿佛悠闲自得。


“托你的福,我哪日起的不早,倒是你这位主人,鬼鬼祟祟这是要去哪儿啊。”


“自是看好友辛苦,想要去采买些东西减轻你些许负担啊。”


“哦?”颠了颠手里的食盒,“安排给你的事情你不做,还惦记着别的?是说还把食盒藏起来不让我发现,真不愧是算无遗策的素大贤人哦...”


“诶,还不是被我们屈军师发现了,素某......

【摸鱼系列】归家

·素缘父子亲情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摸鱼系列,不要介意字数

雪簌簌地下着,一径蜿蜒的山路上,蓝衣的青年背着药篓,斜挎乾坤袋,手里掌一盏昏黄的灯笼,一步一步,缓缓地走。

素续缘许久不曾回这药庐了,行医在外,事无巨细皆要费心,奔波劳碌间,时光,早成了他最后才在意的事。也就是行医的村子这些天家家户户都添上了热闹的红,他才意识到,一年,又过了。

“大夫忙完这阵,是不起也要回家了?”

淳朴的乡民操着一口于他来说略有些陌生的口音问他,他一一应着,说就要回去了,只是温柔的笑容下,夹着几丝落寞。

‘归家’,素续缘收拾着手中的药材,思绪飘散着,‘家在...

弃总!!!!!
诶诶诶诶诶诶!
你就这样像召唤兽一样被召唤出来了!?
隔壁棚的人不要B格的吗!?
素素书大他们不要面子的吗!?😂😂😂

上一页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