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蓑

明从暗出,净从秽生。

【尘世路系列】浮生梦 三

  • 私设众多

  • 素续缘中心向

  • ooc都是我的锅,他们属于苦境

 

常年处在江湖风波的中心,素还真从不会冒险用自己江湖上的信物金叶与自己的孩子联系。即便联系也极少提及江湖诸事,琉璃仙境在苦境各处的情报人员,更是极少会与素续缘接触。一般情况下,素续缘会接到的,都是用只有他和屈世途才看的懂的方式书写而成的家书。而为了安全,素还真连飞书这种方式都极少用,送信的多是受过特殊训练的飞鹰之类。

 

隐字莲瓣是琉璃仙境和素续缘之间使用的最为隐秘的联络方式,这是一种以血为封印媒介,将纸上的字全数抽离转化为可触碰实体的封印方式。一旦封印完成,除了有着血脉关系的素续缘,便是屈世途也没有办法看到信中的内容。隐字莲瓣被使用到的次数极少,只有事涉江湖,且琉璃仙境里的人需要素续缘的帮忙的时候,才会用到。莲瓣分白、红、黑三种,紧急的程度由轻到重,若是用到黑色时,那便是已经确定素还真身亡了。

 

这些年来,素还真不打扰素续缘在民间走跳行医,不干涉他自己选择面对的危险,而素续缘不让自己牵扯入江湖事,也不故意逃避父亲的眼线。这种相处模式是双方多年以来不断磨合出的默契。而两人的底线,都是彼此的性命,只是在这一点上,素还真往往是失信的那一个。

 

化光飞回陆宅,素续缘仔细掩好门后才在书桌上铺开一张白纸,咬破手指,用血在莲瓣上画出法阵。金色的光芒从莲瓣中裂开,那莲瓣便渐渐化为黑色,流淌到白纸上,显出了被封印的文字。

 

素续缘快速地扫过信件,原本已是焦灼不安的心,更是添了强烈的担忧。

 

【异识?爹亲向来谨慎,他们到底是对他做了什么,才能把异识植入到他的心脏里的?如今竟是严重到要取心…】

 

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信中提到的手术绝不简单,但以他素续缘的医术,再加上屈伯伯提到的另外几位大夫,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救回素还真,只是一想到自己的父亲此回又要再受一番折磨,他的心就满是苦涩。到底要到什么时候,父亲才能过平平安安的日子呢?

 

他每次都这么想,但他明白,就像他永远会是爹亲的软肋一样,这辈子他大概也要一直为这位胡来的亲人,不断担忧下去了。

 

再仔细看了一下雪峰芥子所在冰海的位置以及要求到达琉璃仙境的时间,素续缘起手捻诀,信件便在清冷的蓝色火焰里化为了灰烬。

 

不论之前发生了什么,他现下必须要集中精力,尽快采得雪峰芥子为爹亲进行手术。他要救他,一定会救他。

 

提笔写了封短信,向好友道歉,请他原谅自己在他六十大寿这么重要的日子不告而别。素续缘转身准备离开时目光扫到房内的镜子,这才想起之前在街上,自己被人撞了一身凉粉,现在看起来有些邋遢。自嘲地笑了笑,自己也算这么多年江湖风风雨雨走过来的人,怎么就着了急、慌了神。暗自定了定心,转向床边取了自己随身带着的包袱。

 

包袱里有一件质地精良的衣衫,和他身上穿的粗布衣完全不同,一看就知道是选了上好的料子,精心制成的,用的也是他素日喜爱的蓝色,并没有什么过于繁复的装饰,只有极为低调而精美的暗纹,绣的是莲花和牡丹的纹样。

 

“知道你平日里不喜惹人注目,可也别太委屈自己了不是,屈伯伯特地给你做的衣服,记得要穿,一定要穿啊。”

 

轻轻抚过蚕丝柔滑的表面,长辈殷殷的叮嘱又慢慢浮上心头。素续缘忽然想起了那次在未及收拾自己就被屈伯伯撞见后,长辈眼里的心疼和怜惜。

 

【一定要记得穿吗…】

 

屈世途后面的半句话,是忘了说还是被人威胁所以不能说,素续缘心中有数,手指描摹着衣服上的暗纹,他看的出来,这纹路的原图当出自爹亲的手笔。莲花和牡丹纹样吗?那个人小小的私心在他的眼里昭然若揭,想来那人心里也明白这点心思瞒不过他这个冰雪聪明的儿子,只是双方都不道破。分离时那些小小的心情,一点一滴地攒在心里,再见时只消默契地一笑,那长长久久的思念便有了最好注脚,最圆满的回报。

 

想到那个曾为他的一件衣衫,细细画着纹样的那人如今正在生死边缘挣扎,素续缘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褪下身上脏了的粗布衣服,换上了精致的蓝衫,又仔细地束了发,整理了自己的仪容,这才出了厢房,化光向着冰海而去。

 

【娘亲,请您一定保佑续缘及时采得雪峰芥子,一定保佑爹亲有惊无险啊。】

 

=====================================================================

苦境极北处有一片广阔的冰原,顺着冰原继续往北走,在几座巨大的冰山中央,夹着一条窄而急的冰流,那条冰流并不与别的水混合,而是自成一脉,向着极远极深处延展,在冰原底部行成了极为独特的水脉,而冰极深海就在这条水脉的尽头。想要进入冰极深海的人,都必须顺着这条水脉向下游到最为冰冷、幽暗的海底。且不论海底巨大的压力会让人瞬间变成肉泥,单论此条水脉冰冷彻骨,就让很多来此采摘雪峰芥子的人还来不及进入冰极深海,便死在半途中了。因此,长久以来极少有人试图去采雪峰芥子。

 

素续缘离开陆家以后,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屈世途在信中所示的冰流,简单地调息了一下内力后,便运起避水诀,一头扎进了那条冰脉。

 

不断地向下游着,素续缘心里满满都只有对素还真的牵挂,水脉的冰冷并不能影响他下潜的速度。好在他本是纯阳的功体,虽曾经脉受损,但自身修为也算得上深厚,所以这冰脉尚还不能伤到他什么。

 

不断向下潜,周的围光线不断地被海水一层层隔离,前路越发幽暗难行。素续缘拿出早准备好的夜明珠,稍微放慢速度小心翼翼地顺着水脉前行,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偏离了水脉,便寻不得冰极深海了。又过了许久,寒冷益甚,呼进呼出的空气早就没了温度,冰冷和麻木不断侵袭着肺部,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不断从体内蔓延开的冰冷无法遏止,即便是有运起功力抵挡,素续缘的头发和衣服上也开始结出了冰霜。

 

突然间,水脉变得更为湍急,素续缘被裹挟着,冲入了未知的深渊。回过神时,整条水脉竟像是融入了什么东西,消失不见了。素续缘只觉得周身被一阵从未体会过的,刺骨的冰冷疯狂地侵。他努力凝神抵挡,却也无法阻止从骨髓里不断向外扩散的钻心刻骨而又冰冷的痛感,直到疼痛蔓延到皮肤时,所有的神经和肌肉都麻木了,他几乎被困在原地,无法动弹,连呼吸都困难。

 

【雪峰芥子…一定要采到…不能在这停下…】

 

心被这唯一的,近乎信念的想法支持着,素续缘不断消耗自己的功力抵抗冰海的寒冷,努力让自己尽快恢复知觉。片刻之后,他缓缓地起身,在幽暗的海底一点点仔细地摸索、搜寻着雪峰芥子,不敢错漏掉一点细小的地方。

 

偶然一个回身,夜明珠的光芒扫到一块不起眼的岩石,岩石裂开的隙缝中露出了几片形状极为特殊的叶片。

 

【是雪峰芥子!】

 

素续缘心里一喜,急急地要走近,谁知向前进时,脚下竟突然出现了一圈银色的法阵。他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一股巨大的吸力拉入了阵法之中。内息被瞬间打乱,冰海的寒冷不再受到任何的阻挡,直接侵袭到他的体内,像被锥子猛刻入骨一样的疼,努力想要呼吸,身体却像是失了灵,根本无法控制。,就这么挣扎间,黑暗铺天盖地的袭来。

 

【不行,必须要赶回去,不然…爹亲…爹亲…】

 

这是素续缘昏过去之前,唯一能想到的事情。

 

=====================================================================

昏昏沉沉间,那股刺痛感渐渐消失了,反倒是心口慢慢涌上了暖意。素续缘缓缓睁开眼,见到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一时间有些恍惚,不知自己身在何方,身处何时。

 

【雪峰芥子…】

 

脑中想起了昏过去前心中挂念的最后一件事,素续缘一个激灵,从床上翻身而起。

 

【我不是在冰海吗?雪峰芥子被送到琉璃仙境了吗?爹亲怎么样了?】

 

正在惊疑不定间,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缓步进入的,竟是他心中最为挂念的面容。

 

“爹亲!您无事了?”

 

素续缘疾步趋近,一把抓起素还真的手,细细诊起脉来,脉象一切正常。

 

【可是爹亲不是要进行取心的手术吗?恢复地再快也不会这么正常才对啊?我到底睡了多久?】

 

素续缘有些疑惑,抬头欲问素还真时,才发现父亲用一种困惑的目光看着自己。

 

“续缘,你这是怎么了?做什么噩梦了吗?”

 

“爹亲,您不是被异识侵体,需要进行取心的手术吗?现在怎么样,已经无事了吗?续缘好担心你啊。”

 

素还真眸中的困惑更甚,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问道:

 

“续缘你在说什么呀,什么异识?什么换心?你前些天受凉,本没在意,结果竟是发高烧昏迷了两天两夜。你娘亲和我都快急坏了,是方才做了什么噩梦吗?别担心,没事了,爹亲在这呢,你醒过来了就没事了。”

 

“娘亲?爹亲你说娘亲?”素续缘心中泛起不好的预感,娘亲她…还在?

 

“对啊,你娘亲整宿地不睡来照顾你,我早上才让她去歇一会,待会和爹亲去见她吧,也好让她安心。”

 

“但是爹亲,娘亲她早就…”

 

话没来得及说完,房门又被打开了,温暖的微风带着一缕令人安心的馨香漫入了房内。

 

“缘儿,你醒了?已经没事了吗?”

 

素续缘呆呆地看着来人,那人有他长久以来,心里最为渴望见到的面容。她带着欣喜的微笑奔向自己,上上下下仔细地看了一圈,这才柔柔地抚上素续缘的面颊,温声问他现在还难不难受,目光和言语都丝毫不掩饰她的担忧和关心。

 

【娘亲…】

 

素续缘的心一瞬间沉到了谷底,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被卷入了一个幻境。

 

竹子带着祝福的后记:

这篇是在去南京看爷爷的路上写完的,希望老爷子能够逢凶化吉,一切安好。

 

啊哈哈哈哈,于是我终于按照计划更了这篇了!撒花~然而本来以为这篇就可以完结了的…我到底是有多少废话…

 

应该还有一篇就更完了吧,然后想再写一篇番外,这个系列就算完了~像我之前说的,这是一个有着伤痛,但是想要去治愈的故事。

 

也希望续缘和素家所有人都能安好!

以上。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