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尘

明从暗出,净从秽生。

【尘世路系列】浮生梦 五

私设众多
素续缘中心
ooc都是我的锅,他们属于苦境 

 

从寺庙的最高处一跃而下,呼啸的风快速地刮过他的面颊,素续缘闭上眼睛,集中精神去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幻境崩塌,可迎接他的,并不是想象中的疼痛和意识的胡乱,而是一个带着莲香温暖的拥抱。

 

素还真紧紧环住素续缘,运起轻功,带着他缓缓落地,风采铃刚才被吓得站在原地不能动弹,这才回过神来,急急地奔上前,然后死死抓住素续缘的肩,来来回回看了几圈,确认素续缘平安无事后,才惊怒交加地高声责问他:

 

“续缘你疯了吗!刚才在做些什么!”

 

“爹亲…娘亲…”素续缘看着面前两位亲人又急又怒的模样,不知为什么心下一酸,泪水就这么涌了出来。

 

“怎么了?缘儿这是怎么了?”素还真见他如此,不禁手忙脚乱,连生气也来不及了,只是轻抚着他的背,一边温声问他,一边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风采铃,对面也只回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不哭,不哭,爹亲和娘亲都在呢,续缘这是有什么想不开的?有什么委屈都告诉爹亲娘亲好不好?”素还真弄不清楚情况,便想着先安抚好孩子的情绪。

 

“续缘也不知…”素续缘轻声抽泣着,断断续续地说,“似乎有很重要的原因逼我一定要这么做…但是…但是续缘不记得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只是刚才见到爹亲娘亲的时候,孩儿觉得非常难过,就像你们不是真的一样…孩儿…”

 

“傻孩子,说什么胡话呢?”风采铃上前抱住素续缘,“你怕是病才好,之前又做了些乱七八糟的梦,头脑还不清楚,你爹跟我都在这,就在你面前,怎么回是假的呢?”

 

“续缘…续缘明白…”

 

【是呀,父亲和母亲都在身边,自己为什么要伤心难过呢?只是…似乎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知道你刚才把你娘跟我吓坏了吗?幸亏见你不在屋里,就出来找了,要不然会有什么后果?真是让人后怕,若是刚才爹亲没有接住你呢?你要我跟采铃怎么办?”素还真皱眉看着素续缘,声音有着微微的颤抖。

 

“续缘知错了,是续缘一时糊涂让爹亲娘亲那么伤心…可我真的忘了是为什么…”

 

【爹亲也在,平平安安的,和他还有娘亲在一起,一切都很幸福,他没有什么要担心的…只要这样就好了。】

 

“还真,续缘也被吓到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吧,他这次的病来的蹊跷,续缘也不是会随意轻生的孩子,等他病好了再好好查查为什么吧。”

 

“嗯,采铃说的是,若是有心人所谓,素某定不饶他,续缘,你先别多想了,跟我们回家吧。”

 

【回家…跟爹亲和娘亲一起…回我们三个人的家…】

 

“好。”素续缘面上终于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有些孩子气地上前牵住素还真和风采铃的手,“我们一起回家。”

 

夕阳下,第三人幸福的背影被拉得那么长,那么长。

 

 

“终于上钩了。”一直隐在暗处的黑影缓缓现身,幻化出一个孩童的模样,怀中抱着一个小木偶,面上带着得意而扭曲的笑容。

 

“小木偶乖乖,再等一会你就可以醒了,等你醒了再继续陪我玩好吗?”小男孩抚摸着怀里的木偶,仿佛那是一个活着的人。

 

“只怕它是没法醒了,你家人难道没教过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一个温润的声音突然在男孩的身后响起。小男孩下了一跳,手中的玩偶掉落在地,被缓缓走近的蓝衣公子捡起。

 

“就是为了它你才要在此布法阵去捕猎人的灵魂?”素续缘打量着手中的玩偶,并不去看面前的罪魁祸首。

 

“你…你不已经被同化了吗?怎么会…把他还给我!”小男孩一跃而起,去抢素续缘手中的木偶。

 

素续缘并不闪躲,反而向前一步,掌起八卦阵势,只一击,便封住了那个小男孩的行动,让他跌落在地。

 

“不…怎么会…在我的幻境中你该不能伤到我才对…”孩童满面的不可置信。

 

“如果这是你的幻境的话,我当然伤不到你,但是刚才看到了两个我,还不够你觉悟现在的状况吗?”素续缘慢慢走近那个孩童,声音并不显露任何情绪。

 

“你再我的幻境里又加了一层幻境…但…什么时候…啊!你!你早就发现了!”意识到自己的布局早就被看穿而且被对方反过来利用,小童的面色显得并不好看。

 

“我花了那么久在这城里来回的晃悠,可不是在闲逛啊。”素续缘看似满意的点了点头,面上甚至浮现了一点点笑意。“借着冰极深海的优势,以水行布阵,将真正的法阵化为城底的水脉,城中各处的井眼便是阵法的关键处,我在城中四处探查的时候,早就把关键位置的几个井眼处布上了新的法阵,来到佛寺的那个我,早就是一个幻象罢了。其实我大可破阵而走,但是内力受限,若强行破阵说不定会给身体带来更大的负担,再加上冰极深海的影响就更是麻烦,我可不想在送东西的半途就因伤倒下。”

 

法阵的秘密被看穿,小童却依旧有些不甘地问:“可你怎么就知道阵法是设在幻境里的?更何况,不直接破坏阵法而选择引我出来,你就不怕浪费时间?”

 

“若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愿意主动解开这个幻境了吗?”素续缘的目的只有一个。

 

“哼!我偏不!你不让我好过,我也绝对不会如你的意!有本事的话就自己冲出去啊!我等着看你能在冰极深海熬多久!”那孩子并不买账,攥紧了拳头对着素续缘吼道。

 

“这样啊…”素续缘轻叹口气,“本来看你还小,不打算用太过分的手段的,不过…”缓缓拿起刚才捡到的木偶,递近孩子的眼前。

 

“这个玩偶,对你来说很重要?”

 

“你还给我!!”那孩子脸涨得通红,不顾自己受的伤,拼命站起来,向素续缘扑去,试图把玩偶抢回来。

 

“只不过一个简单地交易罢了。”素续缘再次制住那个孩童,“两败俱伤的话,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若是你放我出去,说不定我还能帮你找到给这个木偶附灵的方法,那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你骗我!放你走了你就不会回来了!像他一样…不会为我回来的…阿木也不会说话的…那样津儿就又是一个人了…”孩童的声音缓缓地下去,“爹爹走了那么久都没回来,娘亲也走了,留我一个人在这,只有一个人…”孩子最后哽咽着,再不说话了。

 

沉默了一下,素续缘突然出声说:“这幻境里有不属于我的记忆。”。

 

“你说什么?”男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如果是单在意识外建构的法阵将我困在这里,那这幻境里的内容应该全部是我的记忆才对,可我在街上时却见到了一些店铺,很多的细节都被还原得很好,可我却不记得自己有见过这样的铺子,所以那一定是建造幻境的人在建构幻境的时候,不经意间把他印象深刻的东西加入到其中了。所以可以肯定,这个幻境的法阵当是在意识中。想要隐藏阵法不让人找到,地底是非常容易猜测到的,再加上那些分布位置奇怪的井眼,很容易便能让人联想到水脉。”

 

“那是我以前最喜欢去的店铺,父亲常常陪着我去。”男孩像是没有听素续缘在说什么似的,小声的嘟囔道。

 

素续缘却依旧自顾自的说下去:“至于时间,一般情况下意识中的时间会比真实世界快许多倍,若是想让情况反过来把人困在意识里,那是要有特殊的排阵方法的,在我搜查过全城之后,并没有发现这种迹象,所以便是我在这里呆上好几天,外界怕也没有多久,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尽快让你误以为我被幻境同化,让设阵之人亲自解开阵法比较好,我曾师从舒石公学习术法,这些都做不到,前辈怕是要从仙山追过来打了。”

 

小男孩依旧低垂着头,并不做声。

 

“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了,现在你可以帮我解开阵法了吗?”素续缘继续自说自话地问道。

 

“我可没有答应你!”小男孩抬头白了素续缘一眼,又瞅了瞅他紧握木偶的手,思考了一下,才问道:“如果你可以回答我的另一个问题,我就让你走。”

 

“你要问什么?”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狠心呢?你的家人,你最挂念的父亲母亲不是都在这里了吗?为什么你舍得抛下他们离开呢?津儿的爹爹很久以前到这片冰海来采药,他让津儿和娘亲等他,可是他没有回来,娘亲没药治病,后来就死了,可是娘亲死了,爹爹还是没有回来。津儿好不容易才跟阿木一起来到这里,我要找到爹爹,把他带回去,让他给娘亲道歉…可是…可是那么久了,津儿在冰原里也冻死了,只剩下魂了,爹爹还是没有出现。如果能让我再见爹爹和娘亲一面,津儿一定一定再也不要离开他们了,可是我却没有办法为自己造出一个幻境。我没有办法再见到他们了,你见到了,你都见到他们了,你怎么忍心抛下他们离开呢?”

 

孩子没有了刚才的气势,两个眼眶红红的,小手互相绞在一起。

 

素续缘本就是想引他说出心里藏着的话,可如今真说出来了,自己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缓缓蹲下身子,看着面前的孩子,轻声说道:

 

“津儿,你该知道,幻境并不能改变什么。”

 

“它让你见到你的父亲母亲,它让你经历了你永远不可能在现实中经历的事!”

 

“但那些都是假的,若我选择留下,便只是把自己困在虚幻的泡沫中拥抱自欺欺人人的快乐而已。”素续缘并不回避孩子的目光,用着严肃的语气和他说道:“你该明白,幻境构成的基础是过去的记忆,当你选择了幻境就意味着你选择留在了过去,也被过去所困住。津儿,陷在过去的人是看不见未来的。”

 

“可是快乐不好吗?你留下来,不必再去想着曾经的痛苦,这样不好吗?”

 

素续缘抚摸着孩子的头说:“我明白你很痛苦,你没有办法原谅没有及时回来的父亲,没有办法原谅对母亲的死亡无能为力的自己,你希望借着别人的灵魂去构建一个自己的玩伴来逃避这一切。可是津儿,你这样做不过是把自己的所有伤口隐藏在自以为是的快乐下面,选择麻痹自己而已。那些痛苦,若你不去面对,总有一天会恶化、发脓,逃避着一切,并不能让你真正的释怀过去,它只是让你在过去的噩梦中越陷越深而已。面对它,承认它,然后从过去走出来,你才能看到自己可以做到的事,而不是只看到那些已经无法挽回的事。”

 

“可我没办法去面对那些事情”孩子哭着说:“要是我当时能够帮爹爹采到药,娘亲就不会死,哪怕我能好好照顾娘亲,说不能我们能等到爹爹回来…都怪我,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才害死娘亲的…爹爹一定是因为怪我才不见我的…都是我的错…”

 

素续缘听着这些话,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害娘亲为自己换血而亡的孩子,那个没法和爹亲见面的孩子,那时候,心中有着巨大的愧疚和自责,处在这世间却没有归处,那样的无依无靠、不知所措。

 

他静静地拥住面前的孩童,像是抱住很久以前的自己,轻拍着他的后背,温柔地说:“不是你的错,你没有错,你当时不过是个孩子,能做的你都做了,做不到的也不该由你负责不是吗?别再自责了,也别怪你的父亲母亲抛下你,他们也没有错,他们一定也很想留在你的身边,但很多事,大人们也无可奈何不是吗?我知道你们的感情一定很深,只是…只是天意弄人,谁都没有过错,都是错过罢了。”

 

扶住孩子的双肩,素续缘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应该感觉到了,你自己的魂魄被你的执念困在了这片冰海,无法逃脱,这样下去,你会变成怨灵的。津儿,接受那些事实,也放过自己吧,解开阵法好吗?我会把你的魂魄带出冰海,让你能重入轮回。”

 

“你真的认为我没有错?爹爹和娘亲不会怪我吗?”孩子怯生生地问他。

 

“我向你保证,他们一定不会愿意见到你把自己困在这里受苦,无法进入轮回,津儿,你这样折磨自己,才真是叫你爹娘难过呢,你知道吗?”

 

“滴答,滴答”泪水从孩子的眼眸不断掉出,素续缘任由他在自己面前从小声的抽泣,渐渐转为放声大哭,直到再也哭不出声来。

 

见孩子哭够了,素续缘才轻声说道:“津儿,我的父亲在等我,他在等我带着药回去,我还来得及去救他,解开阵法,放我回去,别让遗憾再发生一次了,好吗?”

 

“嗯。”摸了摸眼泪,孩子从素续缘手中拿过那个木偶,轻轻抚摸了一下,又把它递给素续缘:“这是我爹爹做给我的最后一个木偶,我会把关于村子的记忆给你,可以拜托你把它带回我的村子吗?我希望它能陪着娘亲。”

 

“好,我答应你。”

 

“嗯,续缘哥哥,谢谢你,我终于可以离开冰海了。”孩子的周身散发出银色的光芒,幻境渐渐消融。

 

“我才要谢谢你,”素续缘笑着看着那孩子。“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开心能见到爹亲和娘亲的,就像你说的,你圆了我一个梦。”

 

“哈哈,太好了,看来在最后,津儿还是做了件好事的…”

 

孩子的声音渐渐淡去,黑暗又一次袭来。

 

忽然,身体又一次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素续缘猛睁开眼,看到自己的胸前浮现出了一团银白的光球。努力驱动自己的身体,运起术法将那灵魂固定在自己手中的木偶上。素续缘这才起身,再次去寻找岩峰中的雪峰芥子。

 

当再次靠近岩石时,他惊喜地发现之前的叶片已经变了颜色,昭示着雪峰芥子已经成熟。于是快速地将其采下,封住之前带来的瓶内,细心地放入怀中。素续缘不再顾极寒侵体以及身上的暗伤,运起全部的功力,以最快的速度顺着来时的水脉,游离了冰极深海。

 

重见天日之时,附在木偶上的灵魂,逐渐飘离,素续缘割破手腕,以血为介,为那个孩子固定了他的三魂七魄,以保证他能够安全渡过奈何。

 

【津儿,保重了。】看着逐渐飘离的灵魂,素续缘默默祝福。

 

待那灵魂消失,素续缘便化作一阵光,急急往琉璃仙境而去。

 

 

竹子哈哈哈写完了的后记:

终于更完这个系列了…没错,这就是“论续缘在给素还真治病之前发生了什么”的故事。

 

内里融入了我对于续缘以及素家关系的一些理解。特别是续缘,印象最深的是他那一句“我素续缘岂是会消沉而一蹶不振之人。”所以在我心里,续缘是虽然温柔,但是坚强而极有主见之人。

 

但是这样的续缘,是怎么面对天下第一时期的那段伤痛的经历的呢?因为有主见,因为很坚强,所以往往更容易把责任全部归结到自身,没有办法原谅自己而身陷愧悔吧。

 

所以想写写他与自己和解的事情。也写写他的遗憾的内心的愿望,以及他对父母的感情。

 

一直觉得跟老素比起来,续缘在感情上坦诚太多了,哈哈。

 

应该会有个番外。

以上。

评论(5)
热度(39)